天龙八部后传之西域惊魂

天龙八部后传(三十五)危难之时吐心声

乔峰发觉自己变了。以前他做重大决定的时候,只看事情该不该去做;如果该当去做,那么就义无反顾去做。从不征求别人的意见,包括任何一个女人。

当年在小镜湖边,他下决心要报父仇。他觉得此仇必定要报,于是他便这么做了,也没有提前征求阿朱的意见。阿朱也曾劝说过他,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,他便没有采纳阿朱的劝言。

在雁门关,他决意用自己的命来换取宋辽两国的边关和平,百姓少遭涂炭,他便这么做了。阿紫当时也在身边,但他根本问都不会先问阿紫一声,也不会做任何交代。

但是今天,在白驼山庄无数条毒蛇的围攻之下,他心知自己别无选择。要么带着大家一起血战。欧阳峻的尖哨声一响,自己一方恐怕都来不及先和欧阳峻一伙拼命,就会命丧蛇群之口。也许自己和卓不凡二人,可凭借降龙十八掌和无双剑芒硬杀出一条血路来,但其余之人断断无法逃生。

要么和欧阳峻谈判,自己留下,放其他人走。这样欧阳峻也不得不从。李清策抓阿紫,要挟制的本就是自己。自己留下,欧阳峻也有了交代。胜过和自己、和中原武林撕破脸。欧阳峻必定也不想每日生活在中原武林的追杀之中。

二害相较取其轻,他决心取后者。但是下了决心后,他却一改从前的行事之风,要先宽慰阿紫,然后再把自己的决定说出来。乔峰知道,自己已不是那个自阿朱死后,生无可恋、无牵无挂的乔峰了。

乔峰对欧阳峻道:“欧阳庄主同意我这个主意么?”

欧阳峻早已想通其中利害关系,他也担忧若当真决一死战,那不但两个人质不能生还,自己还与中原武林结下了天大的仇恨。不管蛇群能不能留得住乔峰,自己和白驼山庄也别想有安生日子过了。当下点头道:“这样也好,你我都有交代!”

卓不凡、木灵子等人都是内心激荡,肝胆俱裂,纷纷劝说乔峰道:“乔盟主,千万不可如此,我等拼死力战就是了。生也同生,死便同死而已!”

乔峰摇头,道:“那便是无谓牺牲,于事无补。诸位心思其实和乔某一样,不愿苟且偷生。但我这义妹方青春年华,便要随我等共赴黄泉?陈海生和赵海田二位兄弟,正当壮年,何必就此与家人阴阳两隔?乔峰拜托诸位安全护送阿紫和胡飞子掌门离开此地,完成此次千里西行的任务,乔峰便千恩万谢了!”

众人见得眼前形势,又如何不知乔峰此举实属无奈,除此之外,还有何法?都是内心悲愤。一时竟都无言。

乔峰走到卓不凡身前道:“卓兄,我有一事相托。”

卓不凡道:“乔兄,其余诸位走与不走,卓某管不着,但卓某是定然不走的,陪乔兄痛痛快快地大杀四方吧!”

乔峰道:“不必。其中利害关系乔某不愿再多说,卓兄自然也明白。乔峰只求卓兄出得大漠之后,把我妹阿紫送到天山缥缈峰灵鹫宫,交给我二弟虚竹。告诉他,我求他定要治好阿紫眼睛。”

乔峰说毕,也不等卓不凡答话,又走到玄镜大师身边道:“师叔,请你禀告玄能方丈,乔峰若不能亲授二位徒弟武功了,便请玄能方丈以少林藏经阁内武功相授,以后就只能看他二人自己的造化啦。”

众人见乔峰已然在交代后事,都不由得内心酸楚。阿紫却大声道:“姐夫,你不必劳烦卓先生啦。阿紫能再见到姐夫,已是心满意足了!我一定会在你身边的,谁也不能把我带走!”

乔峰知阿紫定会如此,也不奇怪。凝视着阿紫道:“阿紫,我此去当然十分凶险,但不见得便会死掉,对不对?你要在外面好好等我。”

乔峰顿了顿又道:“我乔峰是粗野鲁莽之人,命运坎坷实是天意。当年我蒙你姐姐阿朱垂青,愿与我订婚姻之约。后来你姐姐去世以后,乔峰的心也跟着死了,所以我一直对你不好。”

阿紫泣声道:“你不必这样说,你对我已经很好了。不是为了给我治病,你怎么会徒步千里到女真国和契丹去?”

乔峰略略笑了笑,好似又回到了那段时光,他为了救阿紫,日夜把阿紫抱在怀中,给她输送内力续命。

乔峰道:“那也是我掌力打的,我该当如此!自我俩摔下悬崖以后,我蒙灵渡师祖(注:灵渡大师即为扫地僧)”搭救,重见天日。慢慢地我也想通了,阿紫既能为我舍弃性命,便是世上最珍惜我的人。今日说起来也不怕诸位笑话,我也逐渐真心喜欢上我的小阿紫啦!只是我面子薄,一直不敢开口。今日我俩乍见又要分离,所以有些话也不得不说了。”

阿紫从没听过姐夫对她说这样的话,她虽生性泼辣甚至狠毒,但向来对姐夫敬若天人,只觉得能在姐夫身边多一时一刻也是幸福,何曾敢设想姐夫能对自己诉说情话、情意绵绵呢?她毕竟是女孩儿家,如今听得姐夫对自己这样说话,不由得痴了。

乔峰走到阿紫身边,拉住阿紫的手,道:“阿紫听姐夫的话,好不好?姐夫今日在天下英雄面前跟阿紫说,我此次若能全身而退,如果你愿意,我定娶阿紫为妻,一生一世再不分离!”

乔峰话已说完,不再多言。对着中原群雄吼道:“快走!帮我照顾好阿紫!”

群雄都是刚硬之辈,此时却由不得暗中洒泪。抬头看乔峰, 乔峰盯住木灵子的眼睛道:“快走,真要等到玉石俱焚,把众人都搭进去吗?”言语中已充满哀求之意。

木灵子跺跺脚,也仰头大吼了一声,对众人道:“走罢!”

欧阳峻嘬唇尖啸了一声,遣散群蛇。众人低着头走了,不敢再多看一眼。群豪之中,确无贪生怕死之辈。然而有的时候,有的事情,却比死还要艰难。

阿紫似是还傻着,任由卓不凡拉着她的衣袖向前走,便似个木头人。

乔峰目送着众人离开,对欧阳峻道:“你还没把我绑上便放他们离开,你不怕我反悔?”

欧阳峻道:“我也是江湖中人,你在雁门关之举我早已耳闻。你怎么说,便会怎么做。我自当信任!”

乔峰望了他一眼,道:“多谢。”

欧阳峻道:“明日我们便前去见济王殿下吧。我们把此事交代过去后,再也不与中原武林为敌。”他说此话,一半是真心钦佩乔峰的为人;还有一半当然也是为了自己,今日见识了卓不凡等人的武功,知中原武林藏龙卧虎,自也不愿自找麻烦。

乔峰道:好!便是如此。“

当晚欧阳峻也不给乔峰上牛皮绳索,还准备了一桌酒菜。乔峰卸去脸上易容之物,二人陪乔峰喝了个痛快。

第二天清晨,欧阳峻带了两名家丁,向陈志清交代了一下,便和乔峰各骑一匹骆驼出发了,两名家丁带着干粮、水袋等随在其后。

出了大漠,进了甘州城,四人便换乘快马,直往西夏国都兴州城驰去。行了两日,到了兴州城,径直往城北“一品堂“而去。原来欧阳峻与济王李清策的联系,也是通过”一品堂“完成。济王李清策的藏身之所自然是十分隐秘。

到了“一品堂“外面,欧阳峻道:”乔盟主,得罪了!“乔峰把手伸过去,欧阳峻用牛皮绳索把乔峰五花大绑,带进了一品堂。

“一品堂“堂主吉木林见白驼山庄大庄主到了,自然迎了出来,寒暄几句,见到乔峰却不认得。原来他虽在乔峰手上吃过大亏,后又见过乔峰一次,但彼时乔峰都是易了容的,故此吉木林反而没见过乔峰的真面目。

欧阳峻却也不多说,只说这是济王殿下的要犯,特意捉拿来此。吉木林闻言不敢怠慢,忙命人把乔峰押了进去,关进囚房中。然后亲自去向济王禀报 。

不多时济王李清策赶到。欧阳峻便跟李清策说有要事禀告,李清策挥退左右,只和欧阳峻单独说话。欧阳峻便把前日在白驼山庄发生的事向李清策禀报了,当然他不提当日的谈判,只说跑了囚犯,但拿住了前来劫人的首领乔峰。

李清策听说两名关押之人跑掉了,大为动怒,后来听到拿住了中原武林的盟主乔峰,颇为不信。他知乔峰武功深不可测,降龙十八掌天下闻名,再加上为人精明谨慎。便随着欧阳峻到囚房中一见,果然是乔峰。当日少室山武林大会时,他也在场,见识了乔峰在武林大会上力压群雄,又现出真面目的过程,知此人确是中原武林盟主乔峰无疑。

李清策大喜过望,重赏了欧阳峻,欧阳峻领赏回白驼山庄了。李清策命两名“一品堂“的高手押着乔峰随自己回了秘密府第,把乔峰关在地牢里,却也没亏待乔峰,好吃好喝伺候着。

天龙八部后传(三十六)形势巨变敌为友

济王李清策多次来见乔峰,想说服乔峰投靠自己,率中原群雄为己所用。然而乔峰根本不为所动,坚定拒绝。李清策也无可奈何,但此人日后对自己还有用,也不愿逼他过甚,便吩咐手下不要亏待乔峰。除了自由,其他要什么给什么。

因此乔峰在地牢中,吃得好喝得好,他是到过鬼门关巡回数次的人,早把生死看淡,心特别宽。每日中、晚两顿,好酒绝不可少,余下的时间全花在练功上。他这前半生,有太多时间耽误在各种事务上。先是做丐帮帮主,统领江湖第一大帮;后又做契丹的南院大王,更是公务要事缠身;再做武林盟主,虽然有玄能方丈、玄嗔等高僧帮衬,毕竟也从未能闲静下来。

而今到了李清策的地牢里,虽属无奈,却无意中过上了神仙般的隐居生活。古语道:“小隐隐于野,中隐隐于市,大隐隐于朝。”乔峰却心中暗笑:大隐隐于朝,那是狗屁话,我在契丹做了数年南院大王,每日被公文要务弄得焦头烂额,何曾轻松自在过?要我说,应该是“大隐隐于牢”才对!

在地牢里多日参悟武学,乔峰自觉得大有益处,功力有进。那日他与卓不凡谈论武学、剑术,其实在切磋中都颇有收获。他劝卓不凡专心钻研剑术,觅“招招进攻、无招胜有招”之法,现下自己多日静思,自己的“降龙十八掌”和“擒龙功”又何尝不是如此?此两种武功都是刚猛至极的功法,当也可以融合一体。

乔峰便在地牢里潜心研习,演练,数月后果有大成,创立了一门内力功法,因此功法至刚至猛,谓之为“阳”。他自身武学博通,结合了少林派绝技、天山六阳掌、降龙十八掌、擒龙功等多项绝技在里面。少林派为“僧”,逍遥派武功为“道”,中原武林向来重“儒”家理论思想,各门派武功中俱有体现。乔峰便把此功法称之为“九阳秘法”。

乔峰跟看守的要来笔墨绢帛,在喝酒练功之余,把自己的多年武学心得做了一份整理。“降龙十八掌”、“擒龙功”、“九阳秘法”等重要功法皆录入其中。放入贴身怀中。他知自己处境凶险,所录之功法只为笼统概要,若无自己在旁,即便得到此书籍也是无用。何况李清策还未对自己下手,一旦形势不对,自己略运力把此书化成片片飞蝶便是了。

其实按乔峰此时的处境,此时的功力,也不必再需录下功力再继续勤加练习。人生本几何?世上的富贵屈辱,可说他已品尝尽了,在武学、地位上还有什么追求呢?录这本秘籍他只是为了自己的两个徒弟。自己若命丧西夏,这本书当然定要先化为碎屑;自己若命大,还有重返中原的那一天,那么今后便是留给两个徒弟的一份传承吧。

如果说此时的乔峰在世间还有什么追求的话,那么便只有两个字:阿紫!想到阿紫,乔峰心中不由得歉然。在未堕下雁门关悬崖之前,乔峰虽一直关心、娇宠着阿紫,然而那不过是为了完成阿朱的遗愿,但自己对阿紫的确从没有真正好过,还时常对阿紫的刻薄顽劣大加申斥。只是自堕崖以来,他才真正把阿紫当作自己最亲的人,对阿紫有了爱恋之情,真心爱恋着阿紫。然而阿朱会原谅自己么?乔峰仍然不敢再想。他常常倚靠在地牢石壁上,带着对阿朱阿紫姐妹的歉疚、思念中艰难入眠。

有一段时间,李清策来得少了,显然是事务缠身。他是西夏济王,西夏朝廷最为显贵的人之一,控制着西夏秘密组织“一品堂”,还与手握重兵的皇族成员嵬名浪遇。因此野心膨胀,时刻要为自己的皇帝之梦而搏斗!

直到有一天深夜,李清策又来了,这次是自己来的,一个随从也没带。

李清策并没有打开地牢门,在牢门边平素放置清水的石凳上坐下,却沉默不语。

乔峰看了看李清策,诧异地发现李清策面色黯然,神态沮丧,鬓边已有数缕白发,与平时那个神采飞扬、踌躇满志的济王殿下颇为不同。乔峰微微笑道:“济王殿下老了,看出华发来了。”

李清策道:“何止是老了,我简直是要疯了。”

乔峰道:“王爷的位子确是不好坐,想做皇帝的王爷更是容易发疯。”

李清策沉吟不语,丝毫没对乔峰的讥讽发怒,倒似有感同身受之意。乔峰反倒暗生恻隐之心,便正色道:“富贵之心不必太过,不然身受其累。昔时我的一位朋友,便是为了能登上皇位,机关算尽,以至于心智失常,行为疯癫。可悲可叹!”

李清策抬眼道:“乔大侠说的是慕容复?”

乔峰道:“你也识得此人?”

李清策道:“我自然识得,说起来我与慕容复还有一点亲缘关系……,不说了。此人变疯癫了,我在心里也着实嗟叹了几日。别人笑话他疯癫,我却从未敢笑话他,反而有同病相怜之感。身为皇族后裔,又有几人没做过皇位的梦呢?像乔大侠这样身居契丹南院大王之位,却断然放弃,也不知是该敬佩你,还是该笑话你太愚笨?”

乔峰笑道:“不瞒你说,我自己都后悔了。我至今还念着南院王府中的美酒玉食。后来再也喝不到那样的好酒了!”

李清策却没有心情乐,黯然道:“我今日便面临慕容复当年的局面,若我变疯癫了,乔大侠尽可以笑话我,那也是正常之举。”

乔峰不知发生了什么,只道:“得放手时需放手!人生在世,实现不了的事情太多,也不必太过执着了。”

李清策如此颓废,当然是大有原因。原来西夏王朝出了惊天动地的大事!三日之前,夏毅宗李谅祚暴毙。众位王爷大臣措手不及,然而宫中却早已有所准备,只是对外封锁消息罢了。毅宗一死,毅宗之子李秉常便被立为皇帝,秉常之母梁太后暂且摄政。梁太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罢免了手握重兵的大将嵬名浪遇,将其贬出兴庆城。

李秉常年幼,自然朝中大小事务皆由梁太后一人做主。梁太后任用自己的弟弟梁乙埋执掌兵权,又在朝廷重要位置上都安插了自己的亲信。

原本李清策觊觎皇位,手中最大的一张牌便是嵬名浪遇。嵬名浪遇既执掌全国的兵权,又是皇族成员,有他在,相当一部分大臣便归附李清策一方。然而自梁太后罢免了嵬名浪遇以后,这些大臣纷纷倒向梁太后姐弟二人。李清策颇有“树倒猢狲散”之感。

李清策深知梁氏姐弟稳定朝局、站稳脚跟之后,第一个要清理的王爷便是自己,驱逐了嵬名浪遇便是征兆。嵬名浪遇兵权被梁乙埋取代,自己现在连拼个“鱼死网破”的资本都没有了。自己虽一身武功,但朝廷内卫人数众多,高手林立,到时只怕自己会死无葬身之地。据他在宫中侍卫的内线来报,梁太后已派出宫中四大内卫,率领三十余位内卫高手,日夜监视着济王府。不几日就会动手。

李清策自忖如只身逃走,凭自己的武功应当可以办得到,可自己的亲眷该当如何?自己的王妃和两个孩子,势必落入梁太后之手,断送了性命。而这时他也不敢找“一品堂”的人护卫全家逃走,一是“一品堂”中人员复杂,很可能其中就有与大内侍卫有瓜葛之人;二是容易走漏风声,反而对自己大大不利。万难之下,他想起了乔峰。

李清策对乔峰说明来意,道:“我虽冒犯囚禁了乔盟主,可也是对你礼敬有加。我欲放了乔盟主,请乔盟主助我一起护卫一家老少逃出西夏,从此我与西夏再无瓜葛,一刀两断。与中原武林也变敌为友。不知乔大侠能否答应我这个请求?”

乔峰道:“中原武林与济王殿下素有仇怨,我也不能收留你,群雄不会答应。不知殿下意欲何往?”

李清策道:“我也想过此节,乔盟主不会收留我等。我一家老小离开西夏以后,便会径往南海而去,到南海琼花岛投奔我的姨母李沧海。乔大侠只需和我一起护卫家小出了西夏便是。”

乔峰沉吟半晌。在白驼山时,他原本以为自己进了李清策之手,必然九死一生。然而到了李清策这里,虽被关入地牢,李清策却未加害自己。人都有求生本能,乔峰自然也想重见天日,再见到阿紫与中原群雄。何况这是西夏皇族内部的事情,自己助李清策逃离西夏,也不算做了对中原武林不利之事。终于点头道: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李清策大喜,他知乔峰一诺千金,那么自己举家逃离西夏之事便多了几分胜算

天龙八部后传(三十七)顿开金锁走蛟龙

当晚李清策便把乔峰请出地牢,安置在上房歇息。

第二日白天,济王府看起来平静如常,李清策也照例去上朝。不过他临走前已经暗中交代了王妃,悄悄地收拾必要之物,做好一切准备。

到了晚上,李清策还大摆筵席,宴请了几位朝中好友,席中安排了歌姬助兴,一直饮酒奏乐到半夜。

宴席结束,王府各屋逐渐熄灯,夜色更加沉静下来。到了丑时,正是万籁俱寂,人们入梦至最酣睡之时,王府的后门悄悄打开,两匹骏马从后门悄悄踏出,后面跟着一辆马车。

马的四蹄显然是包上了,以至于在静谧的街道上,也只是发出轻微的“得得”声。

将将行至街角,突然从两边的房檐上飞下了两个人。其中一人紧衣束腰,夜行人打扮,手举火把,他横在街心,冲着停下来的马上之人躬身行礼道:“济王殿下,这么晚了是要去哪里?”

两匹马上,正端坐着李清策和乔峰。李清策借着亮光凝目一看,是宫中的一等侍卫总管,“四大内卫”中的头号人物梁之行,正是梁太后的远房侄子。此人能坐上内卫第一把交椅,固然与梁太后的提携有关,但自身武功的确甚高,曾在一次比武中十余回合内击败了“一品堂”堂主吉木林。

李清策也没下马,微微还了一礼道:“梁总管,本王的王妃突染暴疾,城外三十里地有一名医,本王要送王妃前去就医。”

梁之行笑道:“原来是王妃贵体不安。以王爷的尊贵地位,怎能屈尊前去医诊呢?派王府家丁去把郎中拿来便是。”

李清策面无表情道:“王妃此次发病甚为突然,病情严重,府内医官束手无策。如派人去请那名医,一来一去必然耽误病情,只好急速前往就诊了。梁总管快些闪开罢,休要误了我王妃的病情。”

那梁之行却纹丝未动,依然横在街心道:“不是小人不让道,实是太后有令,济王殿下不得擅自出城。”言罢嘬唇轻哨一声,二十余名黑衣人从两旁街角拥了上来,“四大内卫“中的其他三人也在其中。

李清策怒道:“若是太后有懿旨,你且把懿旨请出来我看看。不然休得再啰嗦!”

那梁之行也不着忙,伸手掏出一支令箭道:“济王请看,这是太后交予我等的金牌令箭,与懿旨一起下达。”

李清策当然认得,那的确是宫中的金牌令箭,象征着皇帝的最高指令。梁太后现在摄政,当然可调动金牌令箭。一时沉吟不语。

乔峰却道:“虽有令箭,然而王妃突发暴疾,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,与寻常事不可一概而论。”

梁之行侧目道:“这位是谁?我怎么没有见过?”

李清策面色一寒道:“这位是本王给两个小王子请的家庭教师。怎么,我请一位家庭教师教孩儿功课,还要你梁总管恩准吗?”

梁之行只得陪笑道:“卑职不敢。不过太后吩咐了,王爷若要离开京城,一定要先请得太后的旨意才行。否则卑职不敢放行!”

乔峰却在旁道:“王爷,这令箭是真是假,您也需过目一看才是。”

李清策会意道:“正是如此,烦请陈先生下马接过来一看。”他随口对乔峰叫了个假名。

乔峰点头称是,下马朝梁之行走了过来。梁之行岂肯把金牌令箭交给他?道:“我亲手交给王爷看便是……”

乔峰不待他说完,径直伸手来拿令箭。梁之行正待缩手避开,突感一股内力袭来,自己拿金牌令箭的左手臂竟伸缩不开。他自也非泛泛之辈,大惊之下,左臂运功相抗,右臂却内屈为抓,使出成名绝技“分筋错骨爪”向乔峰左肩抓来。

梁之行的武功在大内高手中排第一,名扬西夏,向来自负得紧。这时用上了十分“分筋错骨爪”的劲力,只望一招抓碎这“陈先生”的肩骨。

也该他倒霉,乔峰此时正想试试自己新创的“九阳秘法”的威力。当下也变掌为爪,用了江湖寻常的一招“饿虎爪”,却用上了“九阳秘法”的发招内劲“意静神固,动则飞腾”,只听啪的一声,梁之行的分筋错骨爪还未递到一半,乔峰这一招饿虎爪已穿破梁之行衣衫垫肩及皮肉,将将抵至肩骨。乔峰也颇感意外,没料到这“九阳秘法”发力如此威猛,威力巨大。急忙收住劲力,只是扣住梁之行的“肩井穴”。

那梁之行已经吓傻了,他身为大内头名高手,纵横江湖二十年,何曾见过如此力大势沉又快捷绝伦的爪功?起初他见这“陈先生”只是使了一招江湖入门莽汉都会的“饿虎爪”,还在心中暗笑李清策请的这位好教师,用饿虎爪来对攻我的分筋错骨爪,这不是找死吗?

谁知自己的招式还没递全,对方已经扣住了自己的“肩井穴”,这……这莫非是鬼爪么?梁之行不禁呆在那里。

乔峰把身体向前一俯,亲热地搭着梁总管的肩头大声道:“梁总管客气!”然后低声在他耳边道:“别作声!我不让你在属下面前出丑,你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”又大声对李清策道:“济王殿下,梁总管说道王妃病情要紧,要送我们出城啦!”

李清策心里有数,道:“如此便多谢梁总管了,那便走吧。”

乔峰大声道:“梁总管没乘马来,便和我同乘一骑吧。”说完貌似亲热地搭着梁总管的肩,一起上了自己的那匹马。

梁之行是有苦难言,被对方搭在“肩井穴”上,又不敢多说,只好对着众属下吩咐道:“放行!”

众属下虽感诧异,然而乔峰刚才那一招连梁之行自己都没反应过来,更别说手下之人了。众人只好听命放行,又不放心,便尾随在车后。马车的速度不快,甩不开他们。

李清策心中忐忑,乔峰却若无其事。到了城门下,乔峰抵了抵梁之行,梁之行只好大声叫门。守城的见是宫中侍卫总管亲自来叫门,又带了金牌令箭,慌忙开了城门。

出了城门,乔峰让李清策带着家眷的马车速速离开。自己则拉着梁之行站在城门外说话。梁之行的手下见总管和这个黑衣大汉说不完的“悄悄话”,皆感诡异,却也不敢多言。

又过了一个时辰,乔峰算着马车早已远走高飞了,便与梁之行拱手辞别。那梁之行啼笑皆非,怕手下看出端倪,伤了自己的面子,只好装模作样地与乔峰“依依作别”。

乔峰心中好笑,打马往天山的方向而去。这匹枣红马是李清策从王府挑选出来的好马,跑起来两蹄生风,真如风驰电掣一般。

飘渺峰灵鹫宫在天山南麓,这里距西夏国土倒不是太远。乔峰快马加鞭行了三日,便到了天山脚下。

那日卓不凡、木灵子、灵真等人忍痛出了白驼山庄,众人皆是默默无言,阿紫一举一动随众人摆布,直似个木偶一般。众人知她心中难过 ,也不多言。行了四五日出了沙漠,卓不凡领着阿紫,向众人辞行道:“各位,卓某受乔盟主所托,要带阿紫姑娘到灵鹫宫去见虚竹掌门。咱们就此别过了。”

木灵子道:“卓先生便带阿紫姑娘先走吧。我等到了甘州城,再商议搭救盟主之事!”

卓不凡便领着阿紫前往灵鹫宫,他对飘渺峰灵鹫宫自是轻车熟路。天山童姥在世时,卓不凡与三十六洞洞主、七十二岛岛主等豪杰,被童姥种下了“生死符”在体内,吃尽了苦头。那时的灵鹫宫在这些人的心目中,便如同“阎王殿”一般可怕!

后来自虚竹成为灵鹫宫之主后,这种境况才有所改善,虚竹为人心善,不再以“生死符”控制属下,纯粹“以德服人”。这样一来,灵鹫宫自四婢、九天九部、三十六洞主、七十二岛主以下,大部分人是发自内心臣服的。少部分人内心有些小算盘,但没人敢有所表现,因为此时的飘渺峰灵鹫宫已经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门派,虚竹是少林方丈之后人,又是西夏皇帝的乘龙快婿,灵鹫宫的人都以自己的身份为荣!

卓不凡把阿紫送到飘渺峰灵鹫宫,交给了虚竹。自少室山武林大会,乔峰夺得武林盟主之位后,虚竹便已知大哥乔峰还在世上,乐得几日合不拢嘴,当时便想下山寻乔峰,被妻子李青露制止住了。李青露道:“你猜乔大哥为什么遍撒英雄帖,却没叫人送来灵鹫宫?”

虚竹道:“那自是因灵鹫宫路途遥远,大哥来不及叫人送来。”

李青露道:“只怕最重要的原因不是这个。据我们灵鹫宫的内线来报,少林寺这次组织召开武林大会,主要是为了对付西夏的一品堂和济王李清策,他知济王是我至亲,怕你夹在其中难做人呢!”

虚竹拍拍脑袋道:“你不愧是一国公主,我怎么就想不到这一点呢?”

李清露贵为公主,又是聪慧绝顶的女人,她还真说对了。乔峰在武林大会之时,单独交代不要往飘渺峰灵鹫宫送英雄帖,最主要的原因的确是不愿让虚竹为难。因此他请来了段誉相助,却没有请武功更高的虚竹。

(熬夜码字不易,请各位朋友读完以后,高抬贵手点个赞,关注一下。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源源不断的动力!还有的朋友问怎么“赞赏”,手机点开右上角三个点,里面有“赞赏”选项。谢谢大家啦O(∩_∩)OO(∩_∩)O。)

天龙八部后传(三十八)绝处逢生抖精神

卓不凡带着阿紫来到灵鹫宫。他把阿紫交给了虚竹,并把乔峰托自己带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虚竹。虚竹听了是五内俱焚,他是个心思单纯之人,和乔峰、段誉结拜了以后,他从心底敬佩大哥乔峰,乔峰所做的每一件事,在虚竹看来都是顶天立地的大事。自少室山一战后,虚竹丧父失母,转瞬间成了孤儿,在这世上,除了妻子李清露之外,乔峰、段誉就是他最亲的人了。听说乔峰有难,如何不焦急?

但虚竹武功虽高,却没什么心机。你让他出马打架,他谁都不惧,当今天下能接下他“天山六阳掌”的人也不多了。但你让他去想出计谋去救人,他却只能抓耳挠腮,百般事情都要靠着夫人李清露。

李清露听他说完,略一沉思道:“梦郎不要急切。救人的确是不容易救,我家里那些人,把皇帝位置、军国大事看得比什么都重。济王虽是我的至亲,但即便我去求情,他也不会应允的。不过依我看,乔大哥一时半刻不会有什么危险。他对济王还有用,济王还指望着用他来牵制中原武林的力量呢。一时半会儿不会杀他的。”

李清露虽如此说,虚竹却还是坐立不安。李清露便道:“先等上一等,我宫中的线人会向我通禀消息。乔大哥不是让你务必要治好阿紫姑娘的眼睛吗?我们先完成乔大哥所托之事吧。”

虚竹见只好如此,便来看阿紫的眼睛。他替阿紫治过眼睛,当年阿紫被师父丁春秋毒瞎了双眼,“铁丑”游坦之用命去爱阿紫,决意要把自己的双眼换给阿紫,便是虚竹替阿紫换好了眼睛。

可是这一番虚竹再来看后,却黯然不语。阿紫却没在乎,问都没问虚竹自己眼睛的情形。姐夫乔峰身陷西夏牢中,若姐夫有个三长两短,自己命都不再要,还要这双眼睛有何用?

虚竹细细观察过阿紫眼睛的伤势以后,回去对李清露道:“阿紫姑娘这次情形不妙。上一次她是被丁老怪毒瞎了眼睛,但眼珠周遭的构造、膜体还都完好,并未受到伤害,只是眼珠坏了而已。但这次她在雁门关外见大哥自尽,伤心之余,生生把两只眼珠挖出来扔还给那游坦之,故此她两只眼珠旁的膜体已经被她自己挖坏了。就算此时有现成的活人眼珠给她换,也是无济于事了。”

李清露也不禁幽叹道:“照你这么说,阿紫姑娘往后是要在黑暗中生活一辈子了?”

虚竹道:“恐怕如此,当下我也没有什么办法。不过也难说,从今天起,我就把我灵鹫宫内的所有医书宝典找个遍,看看有没有能治的法子。”

虚竹说到做到,当下就移身灵鹫宫的“医经阁”中,找遍所有医术宝典,想给阿紫的眼睛找出一条生路来。这样也不负大哥乔峰所托。

这一日,虚竹正在“医经阁”中翻看经书,突然李清露走了进来,脸上挂满了泪痕,神情黯然。虚竹忙问缘由,李清露道:“宫中传来消息,父皇驾崩了。”说完又痛哭失声。

虚竹自与李清露婚后,便携李清露回了天山飘渺峰,再也没进过西夏皇宫。他没有野心,又不擅长交际,与皇族中人更是无话可谈,完全是因为与梦姑李清露的神奇机缘才走到一起来的。李清露偶尔在年节时回西夏探亲,他也只是派九天九部中能干之人护送回去,而自己则从不跟随。

他与做皇帝的丈人虽没什么感情,但那毕竟是李清露的父亲。见李清露哭得梨花带雨,虚竹的心里也禁不住伤感,陪着李清露掉了会儿眼泪,便劝李清露道:“人死不能复生,生老病死这是天道,你也不要太难过了。”李清露点了点头回寝房歇息了。

第二天早上,李清露对虚竹说要回皇宫奔丧,此乃人之常情,虚竹便派余婆及朱天部的石嫂带了几名丫头护送李清露回西夏。

李清露临走时对虚竹道:“我父皇已驾崩,我弟李秉常已继任皇位。想来济王在西夏已危机重重。按我的推测,济王必会放了乔大哥,请乔大哥把他带到中原庇护起来。过不了多久,乔大哥便会来寻阿紫姑娘了。”

李清露冰雪聪明,的确是猜对了一大半。只是乔峰并未答应收留济王,济王便前往南海寻姨母李沧海去了。这一节她倒是没有想到。

虚竹闻言大喜,自此便常到飘渺峰下练功、逗留,实是在等候乔峰的到来。果然在第三天的下午,等到了乔峰。

兄弟相见,如在梦中。虚竹未曾想还能再见到大哥,拉着乔峰的衣衫不肯松手,兄弟俩抱头痛哭了一场。

乔峰拭泪道:“阿紫呢,卓先生把他带来了吧?我要上去见她。”

虚竹道:“阿紫姑娘在灵鹫宫中,她整日愁眉不展,脸上从不见一丝笑意。她来的时候就很消瘦,现在更是日渐憔悴,我一直担忧照顾不好她,没办法向你交代。现在好了,大哥你来了,阿紫姑娘不用再继续憔悴下去了。”

乔峰闻言心中更是酸楚,默然半晌道:“她受了太多的苦。我乔峰欠她的太多了。”当下把少室山武林大会前夕,阿紫被西夏一品堂掳去,关押多日,后来在白驼山庄解救出来的经过对虚竹说了一遍。

虚竹道:“大哥,有个事情我还要跟你说一下。阿紫姑娘的眼睛……只怕是……医治不好了。”

乔峰顿时呆住了。虚竹咬咬牙,道:“阿紫姑娘的眼珠是自己挖出来扔给游坦之的,所以眼内的膜体已经遭到破坏。即便是有了活人眼睛给她换,也不起作用了。”

乔峰边听虚竹说着,边用手掌击打着身边大树,他并没有用上内力,所以几掌击过,掌心里已是鲜血淋漓。待虚竹说到“即使有了活人眼睛换,也不起作用了。”他怒吼一声,恨不得从峰上的悬崖边跳下去。

虚竹知乔峰此时内心的悲痛,也不阻拦,让乔峰发泄。

乔峰举手擦擦眼,眼角边流下的有血也有泪。虚竹见一世英雄的大哥这般模样,心里也不禁难过。他见过乔峰在契丹的千军万马前镇定自若,也见过少室山时,他一人力战丁春秋、慕容复、游坦之三大高手,却毫无惧色。然而面前的乔峰却似个找不到家的孩子,仓皇无措。

半晌乔峰道:“真的就没有法子了么?”

虚竹点点头,又摇摇头,道:“我这几日,把灵鹫宫内的古籍医书全都翻了个遍,只看到一页古方上说道,人眼之膜体受损严重,唯有一种叫'五裂决明'的草药可以养愈,但这'五裂决明'并非普通的决明子,它的一枚叶上裂为五色,五色极为鲜艳。这种草药据经书记载,只曾经在闽东数百里之遥的海岛内出现过。诺大一个海岛,方圆何止千里,到底在海岛的什么位置出现过?现今那里有还是没有?都已经无迹可寻了。所以要寻此物实在是渺茫。“

乔峰顿时眼睛一亮,便如溺水之人抓住了根稻草,双眸瞬间又恢复了神采。咬牙道:“便是在天涯海角,掘地三尺,我也要找出这'五裂决明'!“

虚竹觉得那个无往不胜的大哥又回来了,他虽知“五裂决明”断断难以寻找,但受了乔峰的坚毅神色的感染,也略略有了信心。道:“那我陪着大哥一起去,不找到'五裂决明',誓不归还!“

乔峰揽着虚竹的肩头,连连称谢。虚竹道:“你我兄弟,自不必言谢。“

当下虚竹领着乔峰,匆忙返回灵鹫宫,到“医经阁“内,细看那篇古方。原来那”五裂决明“曾出现过之海岛便是流求岛。

在三国时期,吴王孙权便派将军卫温率一支由一万余名军士、三十多艘船组成的船队到达流求,不过那时还叫夷洲。那时华夏便已开始开发夷洲,到了唐末以及大宋开国之初,已逐渐有汉人开始定居澎湖,逐渐向流求发展,后来宋皇将流求划入天下二十三路中的福建路管辖。只是内地之人,对流求岛还不甚了解罢了。

声明:本网页内容旨在传播知识,若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处理。E-MAIL:dandanxi6@qq.com

(2)
上一篇 2022年 11月 15日 上午10:31
下一篇 2022年 11月 15日 上午10:37

相关推荐

  • BL小说精选,九大分类,这个文章有点甜!

    腐眼看人基啊 我是小鬼 今天要给强推一波小说 全部都是甜文总结 有九大系类 因为好文太多 小鬼每天都会更新 小伙伴们记得跟紧别掉队哟! 动漫 一、关系 1.兄弟 兄弟年上: a.星…

    2022年 11月 30日
  • 美国人工智能研究公司OpenAI

    OpenAI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的人工智能研究公司,成立于2015年,其宗旨是实现安全的通用人工智能,(AGI)并让其有益于人类。 OpenAl的创始人包括硅谷大佬Elon Mus…

    2024年 1月 17日
  • 梁平县邮编

    为提升接待能力,改善接待环境,梁平区公安局出入境办证厅即将搬迁,搬迁相关事宜如下: 一、办证厅搬迁安排 梁平区公安局出入境办证厅位于人民东路25号(区局办公大楼内),将于2017年…

    综合百科 2022年 11月 5日
  • 英特尔cpu和主板搭配对照表(英特尔q77主板可以装什么cpu)

    如今很多人选择自己网购电脑硬件后自己组装,当然很多人选择电脑硬件也不是一帆风顺的,他们会犯下各种错误,我见得最多的错误就是主板与CPU选择搭配的错误,有些人甚至跨平台搭配,什么叫做…

    2023年 10月 8日
  • 浅析王嘉伟谈女排自由人的视频

    前国家男排主教练王嘉伟最近又谈国家女排了,因为是在淘汰赛输给意大利后的谈话,有给蔡斌的国家女排作终结的味道。王嘉伟谈得最直接的是自由人。他说: “这一次比赛暴露出来很多问题,第一个…

    2022年 11月 5日
  • qq飞车严斌拿过多少冠军(qq飞车严斌讲述自己的故事)

    QQ飞车于2008年1月23日公测出来。那时候飞车最巅峰最辉煌大概是在2008年的300w人,08年注定是飞车老玩家回忆中最美好的一年,毕竟08年的我们曾一起享受过飞车中最单纯的快…

    2023年 10月 26日
  • 爱奇艺没有弹幕,爱奇艺追剧怎么没有弹幕?开关教程全教给你

      每逢节假日,很多的小伙伴都会因为懒得动,从而一整天都宅在家里追剧、看电影、刷综艺。而即便不是放假的日子,我们在下班回家后,也会用这种方式来进行娱乐。   而爱奇艺是一款资源非常…

    2022年 11月 21日
  • 卧虎藏龙拍摄地在黄山哪里,卧虎藏龙取景地安吉还是宏村

    关于宏村。 有人说,她像一幅画,南湖春晓,月沼风荷,倒映在山水之间。 有人说,她像一首诗,双溪映碧,亭前古树,书写于日月之里。 有人说,她像一首歌,书院诵读,牛肠水圳,奏鸣于街巷之…

    2023年 5月 9日
  • 安家大结局孙俪和罗晋

    《安家》大结局,孙俪“安利”佛跳墙。截图 福州新闻网3月23日讯(福州晚报记者 陈坚)历经29天播出,53集的电视剧《安家》20日晚终于迎来了大结局。最后一集的信息量其实还挺多的,…

    2023年 6月 23日
  • 反义词大全小学生要经常积累

    小学反义词大全 胖—瘦 香—臭 明—暗 忙—闲 凉—暖 来—去 尖—钝 好—坏 轻—重 前—后 左—右 是—非 有—无 老—少 深—浅 高—低 快—慢 升—降 入—出 开—关 斜—…

    综合百科 2024年 1月 4日